从百年包豪斯,看预制化建筑的前世今生

一所学校

▲包豪斯校舍

建筑师和教育家格罗皮乌斯,他别出心裁地将德文Hausbau(房屋建筑)一词调转成Bauhaus来作为校名,以显示自身与传统学院派教育机构的区别。

包豪斯是由德语“Bauhaus”音译而来,

它由德文“bau”和“haus”构成,

组合在一起是“建造房子”的意思。

这是世界上第一所真正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,为工业时代的设计教育开创了新纪元,其教学方式成了世界许多艺术院校的教育范本,并且培养出的建筑师和设计师把现代建筑与设计推向了新的高度。虽然仅存在了14年(1933年7月关闭),但包豪斯却影响了这100年来的设计风潮。


▲德绍包豪斯校舍

包豪斯是现代主义的代名词,无数风靡全球的建筑师、设计师以及艺术家与这个名词息息相关:保罗·克利、瓦西里·康定斯基、拉兹洛·莫霍利-纳吉、约瑟夫·阿尔伯斯和安妮·阿尔伯斯等。


一种设计思潮

1923年,格罗皮乌斯宣称要建立“一个新的艺术和技术联合体”,自此,手工艺宣布退出,工业化批量生产取而代之。格罗皮乌斯坚信,标准化产品将是社会的需求。包豪斯的学生们致力于将艺术的概念与“工业化”材料、工艺和制造业等方方面面相结合的实践。他们相信艺术的综合化,并把学校视为未来的实验室。至此,包豪斯的信条得到了巩固:它代表的不是一种特定的风格,而是一种方法。


包豪斯在设计中的5种思路

形式服从功能

极简主义

革命性排版

崇尚几何、原色

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们熟悉并且时下正流行的MUJI风、宜家风、北欧风以“现代主义”、“简约风”著称的风格流派,最早的雏形或多或少都有包豪斯的影子存在。

     包豪斯的设计核心是"Form follows function" (“形式追随功能”),强调集体的工作方式和标准化,将科学的、有逻辑的工作方法与艺术表现结合,形成方便、实用、经济、美观的设计体系。这种以“产品”本身的实用性为主,崇尚"less is more"(“少即是多”)的设计方式,很容易让人沉浸在简单的线条、优雅的比例、高级的质感、精湛的工艺之中。


预制装配式建筑的探索

1926年-1928年间,格罗皮乌斯开始了工业化建造的探索,托腾住宅可以说是他将建筑工业化从理论变为实践的第一个项目。同时,另一个三层楼的建筑,首次在德国采用了荷兰的BRON体系,这个体系的特点主要是采用预制混泥土构件,其中包括带有门窗的墙面板,梁、楼板等。包豪斯关闭之后,格罗皮乌斯与瓦克斯曼在美国继续从事工业化住宅研究,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果。他们为研究成果packaged house(“打包住宅”)申请了专利,这个专利的特点就是不同的房型可以使用通用的配件连接构件——楔形金属连接件(wedge connector),也得到了改进,这种类似中国孔明锁的构造仅需锤子就可以安装,无需钉子或螺栓,楔形金属连接件进一步与板材终端咬合。可以说,这就是预制化建筑的开端


▲楔形金属连接件

▲打包住宅室内构造方法图纸


一百年纪念

为了纪念包豪斯成立100周年,德国政府在包豪斯学校曾经的所在地开设新博物馆。博物馆计划在4月6日开放。它将成为包豪斯1919年到1926年在魏玛时留下遗迹的第一个专属展示空间。

新的魏玛包豪斯博物馆由德国建筑师Heike Hanada和Benedict Tonon设计。它和常见的包豪斯风格建筑一样,是一个有混凝土基座的立方体,外部材料是不反光的玻璃,上面布满了细黑线网格,整体呈现出规整的观感。到了夜晚,24 条白色 LED 线会点亮,更加突出了建筑的几何形状。预制的外立面,强调了包豪斯与工业性的联系。

“把博物馆设计在这个位置,不仅突出了包豪斯建立的历史背景,还暗示了当初驱逐它的力量”,博物馆的设计师 Heike Hanada 说,“包豪斯的意义不仅是集合了一群影响深远的现代艺术家和建筑师,也在于它在今天的知识和历史的启发作用”。在包豪斯迎来百岁生日之际,雅致集成房屋向曾今敢于创新、探索建筑新形式的大师们致敬,希望能站在“巨人们”的肩膀上,发现实践预制化建筑的更多可能。